首页

玄幻魔法

仙穹彼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穹彼岸: 第十九章 萧南风的基础

    “南风师弟,这就是你的房间,还有新入门弟子的道袍和生活用品,对了,正式弟子,每年都有一千两黄金的资源供给。”

    在苦长老的要求下,小雨一脸不情愿地唤来杂役弟子,给萧南风安排住处。

    “多谢小雨师姐!”萧南风微微一礼。

    可是,小雨显然并不领情,看到萧南风成为苦长老的弟子,住在苦长老旁边的小院,此刻嘴巴气得鼓鼓的,心中的酸水已经彻底泛滥成灾了。

    “苦长老,你能收他为弟子,为什么不能也收我为弟子啊,我哪点比他差了啊?”小雨一脸不甘心道。

    苦长老坐在一旁石桌处修着琴弦,摇了摇头:“我收南风为记名弟子,并不仅是因为他的天赋,主要是今日他帮我弥补了一次过失。”

    “什么过失?我也可以啊!”小雨撇了撇嘴。

    苦长老摇了摇头,并不想解释,小雨只能一脸气极,同时狠狠地瞪了萧南风一眼。

    萧南风面露古怪之色,你拜师不成,关我什么事了?对我发什么恼?

    “南风,你现在什么修为?基础如何?”苦长老平静地问道。

    “师尊,弟子修为是后天境第六重,从小无人指点,只会一套拳法,名唤‘行军拳’。”萧南风恭敬道。

    “后天境第六重?哼,你的修为是够差的。行军拳?这不是流行在皇朝军队中最基础的拳法吗?你就学了这?”小雨惊愕地看向萧南风。

    苦长老宁可收他为弟子,也不收我?就这?

    “行军拳?自学的?”苦长老也是微微意外。

    “是,家里有几个武卒,就从他们那里学了这套行军拳,没有别的了。”萧南风苦笑道。

    行军拳,基础中的基础。这些年不是他不想学其它拳法,而是大总管根本不让他接触其它拳法。

    “你们谁会行军拳,帮我试试南风的基础如何?”苦长老问向不远处思过崖下背书众人。

    众人正待开口,小雨忽然跳了出来:“苦长老,我来帮你试试,行军拳?我会!”

    “你?”苦长老微微皱眉。

    “苦长老,你放心,我不会伤到你徒弟的,而且我将修为压制到后天境第六重,我来帮你试试他的基础。”小雨跃跃欲试道。

    苦长老微微皱眉,显然明白小雨此刻对萧南风的针对。

    “师尊,可否请一位师兄测试我?我不习惯和女人打架。”萧南风面露苦笑。

    “怎么?你还看不起女人吗?”小雨眼睛一瞪,叉腰喝斥萧南风。

    “我没有看不起女人,就是,待会打起来,难免会有不必要的身体接触,男女有别,师姐还是在旁指点一下较好。”萧南风摇了摇头。

    “啊呦,你还在乎男女之别?”小雨顿时冷笑道。

    苦长老突然道:“那就小雨试试吧!”

    “好嘞,我保证好好测测他的基础。”小雨笑吟吟地摩拳擦掌走到前面。

    “南风,你全力以赴即可。”苦长老郑重道。

    “是,师尊!”萧南风点了点头。

    “师弟,我让你先出手,放心,我会让着你的。”小雨露出一股兴奋之色,挑衅地看向萧南风。

    却在这一霎那,萧南风脚下一踏,好似一支脱弦的利箭,瞬间到了小雨身旁,小雨瞳孔一缩,感觉到一股不妙,这小子扮猪吃老虎?

    小雨手中猛地一拳打出,萧南风却是身形一扭,一脚踢在小雨小腿处,小雨下盘瞬间不稳,拳头随之偏移,就在此刻,萧南风手掌出现在小雨后背,猛的一压。

    砰的一声,小雨跌倒在地。

    “不好!”小雨心中惊叫道。

    但,已经迟了,却看到萧南风跳起,双膝瞬间砸下,直冲小雨脑袋而去,这一双膝若是砸中了,小雨就是脑袋不爆,也要昏死过去啊。

    “啊!”小雨一声惊叫。

    在砸到小雨之前,萧南风身形一扭,退了开来,并没有真的砸下。

    “师姐,承让了!”萧南风站在不远处郑重一礼。

    这电光火石之间,四周诵经之人都全部停了下来,一起不可思议地看向萧南风。

    秒杀?

    萧南风秒杀了小雨?虽然没有伤到小雨,但,所有人都知道,刚才萧南风若是全力砸下,小雨可就惨了。

    “不可能,你,你不是说不打女人的吗?下手这么狠?”小雨气愤地爬起身来惊叫道。

    “在下读过武神威真人的《对战心态经》,里面讲过,战时无杂念,对手无男女,无老幼,无怜无情,不以敌强而自卑,不以敌弱而轻敌,战起,必全力以赴。”萧南风郑重道。

    “呃?《对战心态经》?”小雨愣了一下。

    “做得好!小雨,这篇经文,你背过不止一遍吧?你的过目不忘只是囫囵吞枣吗?刚才若不是南风手下留情,若是你们修为相当,刚才,你已经死了。”苦长老却是赞赏道。

    小雨顿时脸上涨得通红,大意了啊。

    “刚才不算,我没准备好,重来!”小雨顿时气愤非常道。

    “师尊,可否换一位师兄测试弟子?师姐此刻情绪不太好,弟子担心她待会耍脾气,食言而肥,重伤了弟子。”萧南风一本正经道。

    小雨眼睛一瞪:“你什么意思?我说话算话,绝不会用超过后天境第六重的力量打你,或者用行军拳以外拳法打你!”

    看着气红眼的小雨,萧南风脸上写满了不信。

    “小子,岂有此理,你是说我出尔反尔了?哼,我若是出尔反尔,我输你三百两黄金。”小雨美眸喷出火气道。

    在太清仙宗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这样对她,不相信她的人品?这是对她最大得侮辱。

    四周众诵经之人都停了下来,围观二人的争端。

    “师尊,神妙山真人的《辨敌经》中有描述,情绪失控者的承诺,非己所能控制,不可当真,若无生死必要,尽可远离此类敌手,不让己身受无妄之灾。”萧南风再度背诵出经文上的内容。

    “《辨敌经》?我好像也背诵过,还真是这样说的。”一个诵经之人神色古怪道。

    “你闭嘴!你也不相信我的承诺吗?”小雨瞪了眼那说话之人。

    “没有,师姐!你继续。”那诵经之人马上告饶。

    “来啊,我说话算话,赢了我,给你三百两黄金。”小雨再度喝斥萧南风。

    “师尊……”萧南风看向苦长老,想要结束这场无妄之灾。

    “南风,你和小雨再战一次。”苦长老却是平静道。

    萧南风无奈的苦笑道:“是!”

    “小子,这次,我可不会大意了,来!”小雨眼中闪过一股兴奋。

    萧南风再度神色一肃。

    “开始了。”小雨眼睛一瞪,身形一窜。

    “轰!”

    萧南风和小雨一个对拳,二人如今境界相若,力量几乎不分上下,再度缠斗起来。

    行军拳大开大合,犹如大河滔滔、延绵不绝。

    一时间,两人拳拳相撞,肘击对轰,腿击彼此,打得个旗鼓相当,四周更是被打得烟尘四起。

    “轰隆隆!”

    二人战斗得有来有回,看的四周诵经之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小子的‘行军拳’真是一个人自练的?居然和小雨师姐打了个旗鼓相当?小雨师姐的战斗经验可是丰富无比的啊,这也太夸张了吧?”一个诵经弟子好奇道。

    “不对,南风的拳法,的确有些生涩,应该是新手,但,每次出拳都极为精准,就好像书上的那样标准,而且好像越来越熟悉。”

    萧南风虽然出拳生涩,但,因为精准的让人难以置信,导致一开始就能和小雨打得难舍难分,可随着萧南风对战斗越来越熟悉,慢慢的却占据了一丝丝上风。

    “这不可能!这短短时间,他的拳法居然提高了?”有人惊叫道。

    小雨也越发焦急起来,她这次没有大意,可为何还拿不下南风?这不可能!她的战斗经验绝不是南风能比的啊,她经历了多少生死搏杀,而眼前这个南风显然就是个雏啊,怎么会这样?

    “行军拳,拳打四面,劲发八方,属于刚猛一路的拳法!师姐,武神威真人的《刚猛拳法心得经》中有描述,万物皆有阴阳,刚猛之拳下,必藏有阴柔之影,刚柔并济,方可更刚更猛,行军拳拳打四面,劲发八方,其中四方之劲随拳为刚,四方之劲暗藏为柔,柔虽不用力敌,却可帮刚猛之拳圆转如意,变幻方向!你此刻行军拳的劲力,放弃了阴柔圆转之力,全部用于刚猛冲击,虽然一往无前、力大无穷,却失去了无穷变化,你打错了!”萧南风平静地说道。

    “武神威真人的《刚猛拳法心得经》?呃,这,我好像也背过。以前一直觉得没用,这道家经文,可以用在行军拳上?”有人惊讶道。

    苦长老面庞古井不波,心中却暗暗吃惊,自己收的这新徒弟,他是用各种道家经文来练武的吗?

    眼看着,萧南风战斗越来越熟练,那一套行军拳居然被打出了一股宗师气度,小雨此刻也更恼了,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自己战斗经验比这小子不知多了多少,为什么在比斗时渐渐被压制下了?

    一开始南风的拳法生涩,可,却诡异的招招都精准到变态的地步,自己明明力量更强,却处处受制?怎么会这样?

    更重要的是,他还在指点我拳法?一个破行军拳,我要你指点?一股羞愤充斥脑海,小雨再也忍不住了。

    “五毒穿心掌!”

    小雨恼羞成怒的一掌穿过行军拳缝隙,打在了萧南风胸膛之上。

    “啊!”

    萧南风顿时被打得倒飞而出。

    也就在萧南风被打飞落地之际,一只手掌忽然出现在他的后背,一把托住了他,并且化解了他中掌的大部分力量。

    “师尊?”萧南风看到身后来救自己之人。

    “没事吧?”苦长老沉声问道。

    “弟子没事,多谢师尊帮我化解力量。”萧南风恭敬道。

    扭头,萧南风苦笑地看向小雨:“师姐厉害,师弟不如。”

    此刻,小雨并没有一点高兴,气哼哼地一跺脚。因为她刚才恼羞成怒,却是违背了承诺,不仅使用了行军拳以外的招式,还用了超过后天境第六重的力量。

    自己赢了?不,是自己输了。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https://m.j7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