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九死丹神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九死丹神诀: 第700章 重回故地

    “你敢!”

    见到这火焰,方天厄顿时明白姜空要干什么了。

    “小子,你若是回头还有一丝机会!”

    “你的废话真的多。”

    姜空戏谑的看着方天厄那强装淡定的神情,从其眸中深处早已经见到了他无尽的恐惧之色。

    火焰洞射进入方天厄腹部。

    他顿时凄惨的大叫。

    一团团火焰附着着腐蚀之力疯狂破坏着他的丹田。

    一股股力量从其丹田裂口之中狂涌而出,腹部撕裂般的痛楚。

    “不!”

    方天厄亲眼看着自己丹田破碎,却无能为力。

    一身的修为,几十年的功力在这一刻完全烟消云散。

    这种绝望比让他死还要难受。

    姜空目光看向了另一个武王,手指头上苍白色的火焰燃起。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了!啊!”

    轰!苍白色火焰亦是将他丹田撕裂开来。

    两个人眼光涣散,瞳孔之中见不到一丝光亮,充斥着无尽的绝望之色。

    王天元在姜空背后看的一清二楚,此时他内心除了震撼,更多的是有一种感慨。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他很难将姜空与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皇城少年联系在一起。

    “呵呵,是我老了。

    时代更替,现在是你们的天下了。”

    王天元苦笑一声。

    姜空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他带着两个废人回到了黄昏峡谷。

    这里还有大量的天魔血宗残党停留。

    这些人他自然是一个也不会放过。

    一拳轰下,拳劲如同开山裂地,龙走蛇形。

    天魔血宗驻地一个照面化为了一地的废墟。

    做完一切,姜空带着王天元离开了这个地方。

    两日之后,在一艘商船上,王天元浑身真元流动。

    随着一股股气流在其身上波动着,那已经苍白色的发丝根根变的乌黑透亮。

    原本脸上大量的皱纹也是随之一点点抹平开来。

    做完一切,他睁开双眸看向眼前的姜空,露出一个笑容,眼中满满的全是欣慰之色。

    “真没想到啊,那么久不见,再次见面的时候居然是这样子的方式。

    不愧是当初大楚走出来的第一天骄,现在不仅仅成就武王,还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天阶药师了。

    真是白云苍狗,让我无法反应的过来啊。”

    姜空微微一笑,将他的话当做是赞誉自己了。

    “现在的苍星道院还好吗?”

    姜空问道。

    “天魔血宗四大武王现如今镇守一方。

    东边涉龙关。

    南边紫川关。

    西边玄冥关。

    北边天海关。

    四关已经呈现出四角之势将我们苍星道院围在其中。

    四大武王全都是达到了武王六重天,麾下更是有十多位低阶武王坐镇。

    哪怕是一点点的收拢,早晚有一天苍星道院就会被破。

    现在我们也只能够尽量让这种趋势缓和下来了。”

    “难不成就没有解决办法吗?

    其他的古道统就不怕到时候天魔血宗覆灭道院之后,将矛头指向他们?”

    “宗门之间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

    何况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们,只能够自救。

    苍星道院的一群老东西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弱。

    小子,你听好了,我们的时代还没有完全过去呢。”

    王天元嘿嘿一笑,却是藏着一丝苦涩。

    商船横渡战帝江需要两日的时间。

    姜空也是为他炼制了许多补充生命精气的丹药出来。

    王天元也是依靠着这些丹药一点点的恢复过来了。

    两日之后,商船靠岸,两人朝着苍星道院快速赶去。

    未多久,远处天空一片紫光腾腾。

    “紫气山脉,凝聚万千紫气于山体之中。

    这就是紫川关。

    我们走吧。”

    王天元道。

    姜空一点头。

    两个人从紫川关上面横渡而过。

    这里的战场比之前的霸兽王朝战场更加惨烈。

    毕竟在这边战斗的全都是灵轮南域的强者。

    又花费了三日的时间,他们的脚力终于回归到了苍星道院。

    姜空看了一眼道院的入口,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光芒。

    离去的时候乃是一个少年,一个小小武灵。

    归来却已经是武王之身。

    与王天元告别之后,他一步步回到这些熟悉的路段上去。

    从外山到内山,一幅幅景象尽收眼底。

    现在的苍星道院很是凄凉。

    宗门的任务墙之中也是发布了大量红级任务。

    无论是外山还是内山的弟子都是已经出去历练了。

    他一路回到了内山之中,紧接着回到了自己的楼阁。

    楼阁上面布满了一层灰尘,并没有人入住其中。

    姜空将屋门轻轻打开,里面却是与外面不一样。

    床榻被褥都是干干净净,很是整洁。

    他有点好奇的到处转悠。

    在这里每一处都像是精心布置过一般。

    “穆婉?”

    他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两个字,不知为何,其心里竟是多出了一丝丝暖流。

    走到桌子边上,在那一尘不染的桌子上一行匕首雕刻的字迹落在那里。

    “繁华冷冷清清,一日朝朝暮暮。”

    两行简单的字迹就像是匕首插在姜空心头一样。

    姜空抚摸着字迹的手都在颤抖着。

    砰!就在此时,一道碎裂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他浑身一震,眸中闪过一丝精芒,一缕暗香随风传入他的鼻息之中。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https://m.j7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