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38章 四面楚歌

本站推荐: >>看书阁-更新收藏<<

    现在的样子?

    晋舒儿的眼睫颤了颤。

    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又或者说,祖父、父亲还在的时候,她是个什么样子的?

    无忧无虑?

    错了!

    哪怕是祖父、父亲都在的时候,她也没有多少开心事。

    上头有个姐姐,所有人都赞扬晋宁儿,说“宁儿有长姐风范”,让她事事都要向长姐学习。

    而被夸赞的晋宁儿,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抬着脖子,走过来、走过去,指点她这个那个,衬得她好像只是脱毛的鸡一般。

    她努力改正、追赶,她的进步,在长辈们眼中成了晋宁儿榜样的功劳。

    再后来,她有了弟弟。

    弟弟是男丁,是生下两个女儿后调养了很多年身体的母亲,长着脖子盼来的香火。

    晋家后继有人了。

    就因为是男孩,祖父母、父母眼中,弟弟那么个只会哭嚎的奶娃娃,也是香饽饽。

    而她,不上不下,中间一个。

    想起这些,晋舒儿冷笑了声,满满讽刺。

    “他们希望什么?”她道,“他们希望我是个儿子,我不是,也不可能是;他们还希望我跟晋宁儿一样,我成了晋宁儿第二,那我还叫晋舒儿做什么?”

    秦鸾心里暗暗一叹。

    前回她就发现了,晋舒儿的一些想法,非常极端。

    “以前,我祖母与你祖母,十分交好,”秦鸾道,“能处得好,除了两位老夫人想法接近之外,也是因为我的祖父与你祖父,志同道合。我没有见过你的祖父、父亲,仅从我祖父、父亲而言,他们不会希望我装作丢魂,置自身于不顾。”

    晋舒儿的双手紧紧抓着被子。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她为何会这么讨厌秦鸾。

    不单单是因着殿下的缘故,而是,秦鸾说话的姿态,让她想起了晋宁儿。

    没有气急,也不会哭喊,看起来风轻云淡,其实句句指点。

    这让晋舒儿憋着的脾气又一阵阵往上涌。

    “谁让他们死了呢?死人说不上话,”晋舒儿咬着牙,道,“你能站在这儿说这么多,不就是你祖父、父亲还活着吗?”

    秦鸾握紧了手中拂尘。

    若是其他人、其他事,对方如此执拗,她是无意多说什么的。

    人生之路,各有各的修行。

    佛度有缘人,道家亦然。

    可是,面对固执己见的晋舒儿,秦鸾不得不多说几句。

    在留京的众人与皇上的博弈之中,晋舒儿是一枚棋子,这枚棋子不属于任何一方,却也会被任何一方所用。

    立场不稳定,怀着皇家子嗣、威力还大。

    若不能让晋舒儿稳当些,只怕是要给自家添不少麻烦。

    再者……

    “你是在羡慕我祖父、父亲都在吗?”秦鸾问。

    晋舒儿被“羡慕”二字激怒,怒火中烧:“你……”

    “你不用急着否认,”秦鸾打断了她的话,“反正我很羡慕你。”

    晋舒儿怔了下。

    秦鸾垂下眼,唇角微微一弯,明明是个笑容,却透出了浓浓的悲伤:“我很羡慕你,你还有母亲。哪怕你这么伤她的心,她还想帮你、护你。我真的很羡慕。”

    晋舒儿哑然,傻傻看着秦鸾。

    她想说,她在母亲心中并不重要,母亲捧在手掌心里的是弟弟,嘘寒问暖、管得严严实实的也是弟弟,她是可有可无的一个。

    可话到了嘴边,她说不出来。

    之前她装作丢魂,母亲急切冲进来扑到床前的样子,她都看在眼里。

    母亲呼唤她名字,求祖母去永宁侯府请人时的着急与不安,她也都知道。

    可……

    “那是你没有看到她怎么对我那弟弟的。”晋舒儿撇过头去,恨恨道。

    “所以呢?”秦鸾问,“就因为她对你的弟弟更好,你就要折腾自己?哦,应该说,是来折腾我。”

    晋舒儿倏地转过头来,盯着秦鸾。

    “你知道自己身体状况,把我叫来,单独说话,回头胡乱编造什么,我就百口莫辩了,”秦鸾直直看着晋舒儿,“你就是这么想的吧?”

    如果说,一开始被揭穿还让晋舒儿有些慌乱,对话到了现在,她有气有愤有不满,但那些慌乱早散了。

    被秦鸾这么一问,她反而还添了几分得意。

    “嘴巴长在我身上,”晋舒儿抬了抬下颚,“你管我怎么说。”

    “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秦鸾摇头,“我好言好语,一是看在两家原先的交情上,二是顾念你的母亲,这才好好与你讲讲道理。我与你可没有什么旧情可言,你既然听不进去,那……”

    晋舒儿皱起眉头。

    “我刚说什么来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秦鸾笑了起来,道,“我没有立,那你呢?你知不知道自己站在那儿?”

    她的眼睛弯弯,悲伤消散,这一次,是个真切的笑容。

    比晋舒儿,越发自信,也越发得意。

    一股寒意从晋舒儿的后脖颈窜了上来。

    明明,秦鸾在桌边椅子上坐着,离她有半个屋子远,却给晋舒儿一种近在咫尺的感觉。

    不止就在她身后,还拿着一把匕首,闪着银光又冰冷透骨的利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几乎是本能的,晋舒儿抬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

    当然,这都是她的错觉。

    错觉让她心跳一下快过一下,只能狠狠盯着秦鸾,一瞬不瞬。

    “你之前丢过魂,府上请我来施法,你才渐渐好转,”秦鸾顿了顿,道,“我是修道之人,虽无仙法,但也有一两样能耐。

    我当日能驱邪,那今日呢?

    我先前就告诉你了,落地罩上贴了符,你便是大喊大叫,也传不到外头去。

    屋里只有你和我,你一个不懂道法的孕妇,你拿什么与我斗?

    我若出手,真把你的魂魄逼出身体,然后告诉你家里说我无能为力,让他们另请高明呢?

    没有人会怀疑我,国公夫人、世子夫人她们都亲眼见到了你的状况,你的症状与我无关。

    以国公夫人的品行,也断断做不出污蔑我的事情来。

    那之后,她只能老老实实禀告宫中。

    再往后,会发生什么,我刚刚,也都告诉你落了。

    你看,你不止是站在危墙之下,你是四面楚歌。

    你确定,你要和我闹下去?”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https://m.j71.net

本站推荐: >>看书阁-更新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