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踏枝: 第10章 睁眼说瞎话

    秦鸾说走,秦沣自是跟上。

    宝簪眼看着秦家兄妹转身,而那墙角暗处的人也要走,她心中的惧意绷不住了。

    手指真的好麻,胳膊也难受,等下就轮到脚了。

    不对,脚已经麻了……

    万蚁噬心,她撑不住的。

    不止,还有鬼,西四胡同闹鬼,京城人人都知道。

    她不能一个人留在这里,不能的!

    “等、等一下!”宝簪心急如焚,喊道,“秦大姑娘,你放过我吧!我是奉命行事,我必须得听伯夫人的话啊!”

    秦鸾顿住了脚步,重新回到宝簪跟前:“那你就说说,伯夫人让你做了什么?”

    惊恐和慌张、以及背主的不安聚在了一块,让宝簪抖成了个筛子,眼泪不住往外滚。

    “我,伯夫人,冯嬷嬷……”宝簪急于开口,一时之间难免颠三倒四,直到东拉西扯了好几句,才算理清了坦白的头绪,“世子膝下无子,伯夫人恨世子夫人生不出儿子,还把世子管得服服帖帖,反而叫他们母子生分了。

    半年多之前,伯夫人给了我一个方子,让我到城里抓药,说是给世子夫人用的。

    我怕极了,原是不敢的,冯嬷嬷说,那是伯夫人求来的仙方,掺在世子夫人日常用的养生汤里,神不知鬼不觉,太医都查不出来。

    大姑娘你知道的吧,世子夫人有旧疾,常年用汤汤水水。”

    秦鸾对这个答案毫不意外。

    此事起因,前回从忠义伯府回来时就猜了七七八八,现在也就是印证而已。

    而让宝簪说出来,也是让林繁听个来龙去脉,知道他们兄妹并非无故绑人。

    “让你抓药,你就抓了?”秦鸾追问,“兰姨若出事了,伯夫人想怎么样?”

    “伯夫人想续个听话的填房,”宝簪答道,“后来又说,要是门当户对的,十之八九不听话、不好拿捏,是个难相与的,不如就、就让我伺候世子,我是冯嬷嬷的侄孙女,我肯定听她的话。”

    说到这里,宝簪的眼泪涌得更凶了:“我怎么可能不听话呢?我是伯夫人的丫鬟,我得听话啊……”

    明知道是害人,明知道许诺的东西全是镜花水月,甚至,许诺的所谓“好处”,她也不稀罕,但她拒绝不得,也不知道怎么拒绝。

    要不是今日被绑在这里,被吓得三魂七魄散了一半,宝簪连背主都不敢。

    秦鸾听出她话语中的惶恐与矛盾,道:“你既不得心安,不如老老实实把毒方告诉我,兰姨若保住性命,你起码不用背一条人命。”

    因由已然说了,宝簪的心防自是崩塌,秦鸾问了,便老老实实将毒方背出来。

    “我分几家铺子买的,从没有人起疑,我就更信冯嬷嬷的说法,这毒方罕见,大夫都看不出来,”宝簪道,“我买来交给冯嬷嬷,后头事就不用我插手了,方子是一旬的量,每旬我都会去买。

    本来这一个月已经没有买了,世子夫人毒深了,太医们都放弃了,没药救的。

    秦大姑娘却保住了她的命。

    伯夫人着急了,眼看着要到什么月圆时了,就催我再买一次药,给夫人加量……”

    秦鸾把毒方暗记心中,撕下了符纸,收入袖中。

    至此,所有经络都顺畅了。

    如此真相,并不复杂,却叫人很不痛快。

    出了东屋,回到院子里,秦沣深吸了一口气,才觉得舒畅了些。

    “全叫阿鸾你算准了。”他道。

    秦鸾轻轻点头,转眸看向林繁,道:“国公爷,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绑她是为了那方子。”

    林繁听到现在,是非曲直全然有数,便道:“既问得了方子,打算如何处置那丫鬟?”

    “忠义伯府的丫鬟,自然还需送回伯府去,”秦鸾道,“今晚带回我们府里,明日一早就送去,如何判断定罪,得听听伯府的意思。”

    林繁颔首。

    虽是人命案子,但主家不亲告,他们不能随随便便把宝簪丢进京兆衙门。

    赤衣卫有巡查缉捕之职,却主要是查文武大臣,管世家纨绔。

    像这种婆媳矛盾闹出来的状况,除非皇上授意,轻易不好往别人内院插手。

    见林繁同意这么处置,秦沣让阿青和钱儿一块动手,把宝簪重新蒙眼堵嘴,从柱子上放下来,塞到马车上,等下押回永宁侯府。

    林繁看了眼怏怏的、被拖着走的宝簪,又把目光落回了秦鸾身上。

    秦大姑娘先前问询,内里是威逼吓唬的那一套,林繁查案时碰上多了,见怪不怪,表象却十分新鲜。

    噬心符?

    还真是睁眼说瞎话,张口就来。

    要不是他眼尖,看清秦鸾贴符的时候,飞快地在宝簪胳膊的麻穴上点了一下,林繁都差点信了。

    而那位满口胡话的秦大姑娘,完全脸不红心不跳地吓唬人,连招鬼都敢说。

    夜风又起了。

    秋叶沙沙,被云层遮挡的浅淡月光没有让视线清明,反而越发影影绰绰,风中摇摆的枝叶如精怪一般。

    确实渗人了些。

    今夜天气占了天时,西四胡同占了地利,真不愧是吓唬人的好机会。

    思及此处,林繁便问:“秦大姑娘,能否让我看一下那符纸?”

    闻言,秦鸾抬眼看去,乌黑的眸子眨了眨。

    林繁伸出手,指了指胳膊上的麻穴。

    秦鸾会意了。

    原以为她那一手无人察觉,不成想,被林繁看在了眼中。

    “国公爷既看穿了我的把戏,还看假符纸做什么?”秦鸾反问道。

    林繁还未答,秦沣倏地转过头来:“假的?那符纸是假的?阿鸾你骗她的?”

    钱儿刚回来院子里,一听这话,三步并两步到了秦鸾面前,亦是一脸惊愕。

    姑娘那么厉害,刷刷几下就让那宝簪说了真话,符纸怎么会是假的呢?

    她刚才都看呆住了呢!

    简直佩服死姑娘了!

    竟然是假的……

    不,假的能起真的效果,姑娘当真太厉害了!

    “可是,宝簪要是没上当,”钱儿奇道,“那怎么办啊?”

    秦鸾冲钱儿笑了起来:“你不是会打架吗?你打她一顿?”

    钱儿撅起了嘴。

    定国公在呢,怎么能做“屈打成招”的事情。

    姑娘又寻她开心。

    ------题外话------

    感谢书友婵婵头、动感的猫、松树下童子、某只狐狸、一沙欧的打赏。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https://m.j7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