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阿嚏

本站推荐: >>看书阁-更新收藏<<

    秦鸾和廖太医诊治,万妙帮不上忙,只能揪着心站在一旁等候。

    外头,冯嬷嬷尖着嗓子、阴阳怪气的话语,句句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什么“反了天了”,“被妖言乱了心志”,骂的是嬷嬷丫鬟,又何尝不是指桑骂槐在指责父亲?

    冯嬷嬷毕竟是祖母跟前的,连父亲都不能乱说重话。

    拦住冯嬷嬷、不让她进屋来,就已经很好了。

    便是这会儿事成了,晚些待祖母知晓了,父亲还有一顿训斥要挨。

    万妙左右分心,眼看着廖太医的神色舒缓下来,她忙问:“母亲如何了?”

    秦鸾让出病床前,叫万妙自己来看:“看起来好些了,是吧?”

    万妙闻言,凑到楚语兰近前,看得格外仔细。

    她不懂岐黄,其实看不出什么端倪,兴许是有了信心,她觉得母亲平稳多了。

    “真好,”万妙吸了吸鼻尖,转过头与秦鸾道,“阿鸾,有你在,真好。也要谢谢廖大人,您能让阿鸾尝试……”

    “万姑娘不用谢老夫,”廖太医摆手,道,“你们做家属的愿意拼一把,老夫自然也义不容辞。”

    再者,医者之心,希望病人能好起来,更无法放下疑难杂症。

    土方、偏方,甚至是闻所未闻的歪门路,只要能救人,都是好办法。

    既然秦大姑娘有师门的仙丹能吊住世子夫人的命,廖太医就信她后续有灵丹妙药能让病人完全好起来。

    外头,冯嬷嬷一方显然是占了上风了。

    廖太医听在耳中,心中叹息。

    世子拦人吃亏,是意料之中的。

    忠义伯夫人性格强势,连身边嬷嬷都厉害极了。

    也就老伯爷开口,能让伯夫人退让几分了。

    冯嬷嬷代表着伯夫人,世子骂不得打不得,能不吃亏嘛。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老夫去看看。”廖太医背着手,往外头去。

    刚答应了秦大姑娘去打圆场,就得言出必行。

    见万妙平复了些,秦鸾仔细叮嘱她:“我只暂时保住了兰姨的命,要想根治,需等到月圆夜,等下请廖太医写份补气的方子,小厨房里备着,能喂一口是一口,别用大厨房。”

    万妙忙不迭点头,喃道:“小厨房方便些。”

    若是平时,她可能会多想一层、发现些什么,但现在,万妙心里的事儿太多了,以至于,念头一闪而过,她来不及抓住便消失了。

    秦鸾知她状态,也无意在这个当口上点醒她,只斟酌着问:“几年不见伯夫人,脾气比我祖母都厉害了。”

    万妙苦笑:“祖母恼我们呢。”

    “为何?”秦鸾问。

    “我是个姑娘,我也没有弟弟,”万妙看了眼楚语兰,又道,“你知道的,母亲生我时险些丢了性命,好不容易活下来,却很难再生一个了。母亲也劝父亲再添人,父亲说什么都不答应,父亲向来对祖母孝顺,只这一事顶着来,祖母更气了……”

    秦鸾奇道:“谁与你说的?”

    “我偷听的。”

    秦鸾抱着万妙,拍了拍她的脊背:“先治好兰姨再操心那些,没有什么比兰姨的病更要紧。”

    万妙重重点头。

    院子里,随着廖太医的出场,激烈的气氛缓和了些。

    “总之,”廖太医道,“世子夫人暂时稳住了。”

    万承被蛮不讲理的冯嬷嬷弄得狼狈不堪,闻言惊喜极了:“当真?”

    “治好了?”冯嬷嬷追问。

    廖太医摸着胡子,道:“后续还要观察,再做诊治,成与不成,都是试试。”

    万承的心上上下下,见陈嬷嬷等人面露喜悦,到底也是欢喜多余担忧。

    起码,比太医直接告诉他“治不了”、“就这两天了”要强得多。

    试过了,失败了,诚然他燃了希望又失望,但起码,他尽力了。

    冯嬷嬷狐疑极了,眼珠子在廖太医与万承之前来回转,问:“廖大人先前不是说,没得治了吗?”

    廖太医清了清嗓子:“老夫是没了能耐,但秦大姑娘另有思路,老夫观她办法,确可尝试。”

    冯嬷嬷皱眉,待看到秦鸾与万妙从屋里出来,眉头越发皱得层层叠叠。

    万妙神色看似轻松许多,莫非永宁侯府那个小丫头片子,瞎猫撞到了死耗子?

    偏她不能亲眼去看看世子夫人的状况……

    “秦大姑娘,”冯嬷嬷尖声道,“这是打算回去了?”

    “我今日事了,自是回了,”秦鸾顿了顿,一副心有所感模样,“哦,妈妈是怪我登门来还未与伯夫人问安?不如我现在随妈妈过去?”

    冯嬷嬷嘴角重重一抽。

    她还要回伯夫人跟前告状呢,怎能叫秦鸾去胡搅蛮缠?

    秦鸾在伯夫人跟前说她是非,她不可忍;秦鸾要是火上浇油、把伯夫人气着了,回头倒霉的还是她,她更不能忍了!

    “讲究什么虚礼,”冯嬷嬷皮笑肉不笑,道,“秦大姑娘慢走。”

    秦鸾“从善如流”,经过冯嬷嬷身边时,走得格外慢,拂尘一甩,尾端从冯嬷嬷面前略过,才又大步离开。

    冯嬷嬷哼了声,带着人手,回伯夫人跟前。

    一路走,一路念。

    “修几年道,真把自己当仙姑了。”

    “哎呦那拂尘上抹了什么,鼻子都给我弄痒了!”

    身后一马脸婆子问:“永宁侯府的大姑娘真能治好世子夫人?”

    “治个屁!”冯嬷嬷骂道,“神神叨叨,能有什么真本事!”

    马脸婆子又道:“世子夫人怪可怜的,若能治……”

    “都是命!”冯嬷嬷冷声道,“谁不可怜?你不可怜还是我不可怜?当奴才的还同情上主子了,你也是想不开!我还愁怎么跟伯夫人回话呢。”

    “照实回,伯夫人也是想让世子夫人能少些痛苦、走得利索些,世子和大姑娘非要折腾,那就折腾了,”马脸婆子道,“竹篮打水一场空,怪不得谁的。”

    “我怎的没听说秦大姑娘回京了?一回来就老我们府里招摇撞骗,我得好好跟伯夫人说说,让她跟永宁侯夫人提去!”

    “说得对,以前在道观里没个讲究,没道理回了京中还这么不讲规矩。”

    冯嬷嬷赞同极了:“永宁侯夫人出了名的母老虎,又爱脸皮,知道孙女在外头兴事,定要惩治。我记得,她对这个大孙女向来冷淡、不喜吧?”

    “亲缘浅薄,说白了就是克亲,已经克死亲娘了,亲祖母能喜欢她?”

    “没错!”冯嬷嬷还要再说,鼻子越来越痒,急得她连抓了好几下,“什么味儿!阿嚏!阿嚏!阿嚏!”

    ------题外话------

    书友们新年快乐~~

    感谢书友小院子、初至人未识的打赏,感谢书城书友V.L.T的打赏。

    请收藏本站方便下次阅读https://m.j71.net

本站推荐: >>看书阁-更新收藏<<